朝博历史网首页 > 历史真相>正文

传奇-孟子是出了名的好辩

发布时间 2019-03-10 23:02:02 阅读数: 23 作者:

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之传奇。

随着盛唐繁荣留在人们心中的深刻记忆,初唐英雄的形象也在民间广为流传,以至传到了喜剧化,脸谱化,甚至漫画化的程度,有的已经变成了中国家喻户晓的俚语.譬如: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与程咬金的三板斧,就是其中的经典.前者是说程咬金劫皇纲和在瓦岗寨当混世魔王时,总喜欢埋伏在半路,突然杀出,吓退敌人,用来形容某事本来进行得很顺利,但冷不丁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,结果把事情给搅黄了.后者是形容程咬金梦中学斧七十二路,醒来只记得前三十六路,其中前三斧最厉害,凡挡不住前三板斧的,只有死路一条,若三板斧失灵,程咬金便虚晃几斧,拍马便逃,以此来形容某人办事虎头蛇尾.但只会三板斧的程咬金,却也屡屡能绝处逢生,成为民间津津乐道的一员福将。

其实,这只是民间对隋唐草莽英雄的一种调侃和幽默,也是民间对名人最早的恶搞,历史上真正的程咬金却不是这个样子的,程咬金,济州东阿人,史书记载为程知节.程咬金青少年时就很骁勇,善用马槊,而不是传说中的六十四斤八卦宣花斧.他生于隋末乱世,最初出道,可不是跑到瓦岗寨去当混世魔王,而是聚众数百,建立民团,立马横槊,保卫乡里.换句话说,程咬金当初非但没有当强盗,反而是率领乡民抗击盗贼的民团首领,隋末各地纷纷起事,程咬金这支保卫乡里的非正规军,生存非常艰难.不得已,程咬金于隋大业十三年率领数百人的小部队,依附了当时很强大的瓦岗军.在李密手下,程咬金如鱼得水,和秦叔宝一道,成了李密最精锐的八千贴身卫队的头领,官衔是内军骠骑.从此,程咬金便把名字改成了文绉绉的程知节。

唐武德元年,在与隋军的北邙山大决战中,程知节大出风头.当时,瓦岗名将单雄信率领外军驻扎在外围,遭隋军王世充偷袭.单雄信向李密求援,李密派程知节和另一员号称万人敌的大将裴行俨前去驰救.裴行俨奋勇当先,不幸被流矢击中落马,正危在旦夕.程知节飞马赶到,连杀数人,所向披糜;连忙从地上抱起行俨,横在马上,往自己的大营撤退;隋军随后追赶,程知节抱着裴行俨,行动不甚灵便,只觉胸口一热,一柄长槊透胸而出,只见知节大喝一声,撅断长槊,并调转槊头刺死杀手,吓散追兵,这才与裴行俨平安回营.一柄长槊透胸而出,居然没死,且还杀死敌人,救回战友.这一举,便奠定了程咬金是福将的传奇人生;不过,这一仗打下来,失败的还是李密.程知节,裴行俨,秦叔宝,单雄信等都成了王世充的俘虏.李密死里逃生,投奔了李渊,不久因叛唐被杀。

王世充对这批勇猛的降将十分看重,优渥有加.封秦叔宝为龙骧大将军,程知节为将军.不料,瓦岗降将却瞧不上王世充,程咬金对秦叔宝说:王世充不但器量狭小,而且说大话打妄语,还喜欢发誓赌咒,简直就是巫师老妇的做派,哪里是拨乱反正,平定天下的明主!明主是谁?当然是正在招贤纳能的秦王李世民了.估计李世民早已派人与秦,程等人暗通关节了?

唐武德二年二月,王世充与唐军战于九曲,双方列阵对峙,程咬金与秦叔宝等皆率军在阵前.突然,程,秦与其他数十骑向西急驰百多步,然后,程咬金在马上向王世充作了一个揖说:仆荷公殊礼,深思报效;公性猜忌,喜信谗言,非仆托身之所,今不能仰事,请从此辞.说完率领数十名同伙打马奔投唐军,慑于秦,程的威名,王世充的人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马蹄扬起的烟尘,而不敢追赶.这就是程咬金和秦叔宝归唐最为的戏剧性过程。

归唐后,李渊将程咬金划归秦王府,李世民待之甚厚,授秦王府左三统军.此后,程咬金就成了秦王李世民的左膀右臂,每次接战必身先士卒,破宋金刚,擒窦建德,降王世充,为唐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.又领左一马军总管,以功封宿国公;武德九年,在太子李建成集团和秦王李世民集团争夺太子之位的血雨腥风中,左一马军总管程咬金首先成为李建成的清洗对象,准备把他调到离长安十万八千里的康州当刺史.程咬金着急了,对李世民说:大王股肱羽翼尽失,身何能久!知节以死不去,愿早决计.六月初四日,在诸将领的拥戴下,李世民发动了玄武门事变,灭了李建成集团;两个月后,李渊禅位,李世民正式登基.程咬金因为这场大功劳,先拜太子右卫率,再迁右武卫大将军,赐实封七百户。

太宗贞观年间,程咬金历任泸州都督,左领军大将军.又改封卢国公,授普州刺史.贞观十七年,再转左屯卫大将军,检校北门屯兵,加镇军大将军.也就在这一年,他的图像荣登凌烟阁唐二十四开国功臣榜?高宗永徽六年,程咬金迁左卫大将军,并被任命为葱山道行军大总管.显庆元年八月,葱山道行军总管程知节击西突厥,与歌遏禄,处月二部战于榆慕谷,大破之,斩首千余级.十二月,程知节引军至鹰娑川,遇西突厥二万骑,别部鼠尼施等二万骑继至,前军总管苏定方率五百骑驰往击之.西突厥大败,追奔二十里,杀获千五百余人,获马及器械,绵亘山野,不可胜计..斯时,程咬金已经六十八岁,也有些英雄迟暮的感觉了?

隋唐

隋唐

因为苏定方的功劳引起了行军副大总管王文度的忌妒,他对程咬金说:这场仗虽侥幸获胜,但我军也有死伤,乘危轻进,孤军深入,是失败的成因,我军不宜急进.如今之计,我军应结成方阵,辎重置于阵中,从容前进,遇敌则战,此乃万全之策.同时还告诉程咬金,皇上有密诏说,程大总管一贯恃勇轻敌,委托王文度对其加以节制,程咬金信之.由是,唐军收军成阵,缓缓而行,不许深入.士卒终日跨马,被甲结阵,不胜疲顿,马多瘦死.定方言于知节曰:出师欲以讨贼,今乃自守,坐自困弊,若遇贼必败;懦弱如此,何以立功!且主上以公为大将,岂可更遣军副专其号令,事必不然.请囚文度,飞表以闻.知节不从?

著名史学家司马迁很欣赏淳于髡,在。

孟子是出了名的好辩,诸子百家的学者们看见就头大.但孟子也有头晕的人,就是当时齐国著名杂家学者,太子老师,滑稽大师和著名外交家淳于髡.据说现在临淄还流传着"孟子遇见淳于髡,不死也得头发昏",可见,淳于髡是孟子旗鼓相当的对手?中浓墨重彩地为淳于髡列传,而给孟子写的传只有不到150个字,其用心的差别可见一斑.司马迁说,"淳于髡者,齐之赘婿也.长不满七尺,滑稽多辩,数使诸侯,未尝屈辱."原来,淳于髡是齐国的一个入赘女婿,身高不足七尺,为人滑稽,能言善辩,屡次出使诸侯之国,从未使国家受过屈辱.与孟子的好辩一样,淳于髡最鲜明的特点是"滑稽多辩",尤其喜欢在与人辩论时运用"隐语".他在与人辩论和向国君进谏时,经常用讽喻表明自己立场,言辞诙谐,含义深刻,往往令人心悦诚服。

隋唐

程咬金

孟子和淳于髡是同事和竞争对手.在稷下学宫,孟子的学生的规模达到数百人,而淳于髡则有数千个弟子;孟子在齐国享受国策顾问的待遇,而淳于髡是太子老师和外交家,很显然地位和名气高了孟子一头.淳于髡很不待见孟子,找准机会就要和孟子来一场辩论,攻击他的仁政和王道的政治主张,浇灭孟子那"说大人而藐之"的"嚣张"气焰,淳于髡和孟子的辩论,是嫂子掉进水里要不要用手拉上来的问题.在现代社会这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,嫂子掉进水里你不去救,会被你哥痛揍,还要被别人骂作禽兽.但在战国时期这又是一个大问题,这源于儒家坚守的"男女授受不亲"的"礼,淳于髡曰:"男女授受不亲,礼与:孟子曰:"礼也?

淳于髡问如果嫂子掉进水里,小叔子应该用手去救吗?孟子说,那当然要用手去救了,不去救就是豺狼.不用手传递物品是礼,是常态的情况,而嫂子掉进水里是特殊情况,用手把嫂子拉上来是在特殊情况下的权宜之计。

曰:"嫂溺则援之以手乎,曰:"嫂溺不援,是豺狼也.男女授受不亲,礼也;嫂溺援之以手者,权也,曰:"今天下溺矣,夫子之不援,何也,曰:"天下溺,援之以道;嫂溺,援之以手.子欲手援天下乎,淳于髡问孟子,男女之间不用手递受物品,这是礼吗,孟子说毫无疑问是礼,淳于髡说,天下的人都掉进水里,你为什么不去救。

孟子说,天下人都掉进水里应该用道去救,难道你要用手一个一个拉他们上来!雄辩的淳于髡一上来就为孟子准备了一个两难的问题.既然儒家认为男女授受不亲,递东西的时候连手都不许碰,那么自己的嫂子掉进水里,该怎么办?如果孟子坚持男女授受不亲,那就不能用手把嫂子救上来,见死不救孟子就是禽兽;如果孟子用手把嫂子救上来,那就否定了"礼",孟子就是伪君子,这难不倒孟子,他最擅长这类两难问题的辩论,秘诀是以我为主转移焦点.在和告子的辩论中,告子说白马的白和白人的白是一样,这是事实判断,但孟子马上转移焦点,问告子难道老马的老和老人的老是一样吗?这是从事实判断转化到了价值判断.在和淳于髡的辩论中,孟子再次运用"乾坤大挪移"的方法,淳于髡说的用手救嫂子是伦理问题,而拯救天下是政治问题;男女授受不亲是基本原则,而嫂子掉进水里是特殊情况,特殊情况当然要特殊对待,这叫做"执中行权".执中就是坚守一种原则,行权就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,做出适当的改变。

本文标签:隋唐  程咬金  传奇  

相关推荐